这一讲开始我们进入第一模块。我们都知道美国历史不长,1783年独立建国到现在也就是200多年。但问题是,在它独立之前,作为英国殖民地的历史有100多年。这100多年你可别小看,它相当于美国历史的前传,美国很多精神底层的东西就是从那时候来的。第一模块就把这段前传部分发掘出来,分别说一下它的三个基因。这一讲就说它的民主政治基因。“五月花号”和美式民主政治的起源。今天我们看美国,很明确它是世界第一强国。

这个就得还原一下当时的情景了。英国第一块殖民地弗吉尼亚建立以后,不断有船带着移民从欧洲到北美来。但是1620年11月11日,到达北美的那艘“五月花号”非常特别。外表上看,这艘船再普通不过了,一艘简陋的小帆船。而且我告诉你,“五月花号”这个名字也很普通。当时英国在大西洋上跑的船里面至少有三条都叫“五月花号”。那它到底特别在哪里?第一个特别之处是船上的人不一样。“五月花号”上的乘客里面有一个很特殊的群体,叫做“清教徒”。这里我稍微插几句,看美国历史你经常会碰到一些宗教名称,除了刚才说的清教以外,还有新教,还有天主教。那这些之间是什么关系呢?首先它们都属于基督教。基督教曾经在欧洲一统天下,但十六世纪发生宗教改革,基督教里分出一个新派别,这就是新教,原来老的那一派称为天主教。后来在新教里面又出现一些小派别,其中一个就是清教。它们就是这么一个关系。我们再说那些“五月花号”上的清教徒。这批人人数很少,但宗教信念特别坚定。他们跑到北美的目的就和其他殖民者不一样。其他人主要是为了开荒致富,改变命运,我们说是经济驱动。但这批人是政治驱动。为什么呢?他们跑到北美这块新大陆是要建立一个心目中的理想社会。这第一批清教徒移民坐的就是这艘“五月花号”,登陆的地方就是今天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普利茅斯。

第二个特别之处是行为不一样。你要知道,当时漂洋过海到北美的都是木质帆船,条件非常差,海上一呆就是个把月,一帮人吃喝拉撒、晕船呕吐全在船上,可以说污浊不堪,也痛苦不堪。所以船一到北美,移民都是争先恐后上岸,一分钟都不想在船上多呆。但“五月花号”不是这样。这艘船遇上了风浪,海上走了整整66天。历尽艰苦到了北美以后,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:船上的人不着急上岸,干什么呢?踏踏实实地在船上商量一份文件,最后41个成年男人在上面签字。这份文件我不说你也能猜到,就是著名的《五月花号公约》。那这帮人为什么要这么干呢?那就是,到这个新大陆以后,谁对谁都没有权力,谁也没必要听别人的。为了防止大家乱来,我们先坐在一起,平等自愿地制定一个契约,作为下一步的行为准则。所以你看,这就是一个非常不一样的地方。不是说,大家推举一个首领,然后由他发号施令,而是大家平等地形成契约,然后按这个契约来。这是什么?这就是一种简化了的民主状态,是一种对程序和法律的尊重。

第三个特别之处就是公约的政治性。《五月花号公约》非常短,全文不到200字,但主旨非常清晰,那就是我们自愿结成公民的政治团体,制定、实行公正平等的法律制度。所以你看,这份契约可不是一般的行为约定,而是一份政治约定。它要规范的还不光是眼下的行为,还有未来社会的建构。后来美国的政治理念和政治建构就是发端于它。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。最重要的是,通过这份契约,这帮人给自己赋予了政治权力。你看,公约说自愿结成政治团体,制定实行法律制度。谁允许他们这么做了?英国国王允许了吗?没有,是他们自己给自己的权力。所以,这个公约实际上确立了一条原则,那就是人们在自愿的基础上,有权实行自治和法治。这可是不得了的。要知道,第一块殖民地弗吉尼亚的治理叔力是英国国王授权,而“五月花号”这帮清教徒建的这块新殖民地英国国王没有授权,权力来自于他们自己。如果顺着这条自治原则往下推,那么100多年以后,北美十三块殖民地的人民就可以说:我们有权力决定我们应该怎样管理自己。所以你看,实际上美国独立的合法性,源头就在《五月花号公约》的自治原则里面。听到这里你肯定就理解了,为什么美国人把《五月花号公约》捧得那么高,说它是美国的出生证,而不是之前十多年的弗吉尼亚殖民地。我再强调一遍,因为这个公约是后来美国独立合法性的源头。一纸公约怎么就能起作用?一般历史书讲《五月花号公约》,到这里就结束了。但这里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因素,可历史书特别是美国人自己很少提。那是什么呢?就是这个基因片段是来自英国的。“五月花号”上的这些清教徒全是英国人,他们自带的就是英国的那种制度主义和政治契约精神。正是这种精神,使他们上岸以后能够继续坚持这份契约。这里就说一句:美国立国的精神底层,本质上就是英国的制度主义内核在北美新大陆上的再生长,是它的下篇。

这里我介绍一本美国人写的书,书名就叫《五月花号》。这本书写的就是从“五月花号”船靠岸一直到美国立国这一段被很多历史书忽略的一百年,里面介绍了很多鲜为人知的历史,很有意思,值得一看。我这里要跟你说的,实际上只是这书的序言,它的标题非常有意思:美国立国是“一连串的小事件”。这个标题太精准了。就是这种一次又一次的加强,小事件变成小趋势,小趋势带来了大趋势,最后影响了历史,也创造了历史。